玩家汇手机端

想典韦冲去,二人有碰到了一起四周的士兵

看了看那名死相极惨的骁骑营将士,典韦面不改色,双手持戟,晃了晃身子,笑道“呵呵,果然双马镫要比单边的马镫舒服得多,身子也稳当了!”
 
    赵云看了看己方惨死的将士,冷哼一声,道“哼!手下败将,竟然敢用计策诓骗我等!”
 
    典韦冷笑道“呵呵,军师计策,其实你等能够预料到的,所我是手下败将,上次战斗不过瘾,可敢一战否!”
 
    赵云大怒,喊道“休要猖狂!”说着,立即就奔着典韦杀来。
 
    典韦怒吼一声“好胆!”也是挥动铁戟杀出。
 
    赵云豪龙胆乃是枪中游龙,枪招花样百出,看似平白无奇,但是内含无限杀机,枪枪都极为刁钻,让你避无可避,招招都直奔要害,只要一不留神就是重伤,就算是一流的高手,也不敢轻易近身与之交锋,每一枪都蕴含着无限的韵味,让你捉摸不透,避无可避。而典韦,本身天生神力,手中更是有两柄加到一起重大八十斤的铁戟,也就比关二爷的青龙偃月刀轻上一点,如此重量的武器,在典韦的手里且舞的虎虎生风,典韦举重若轻,见到的正好是毫无花样,但是却乃是典韦多年实战经验总结出来的,每一个劈砍,每一个突刺,都是杀招,蕴含着无限的力量,力拔千钧气盖世,犹如霸王一般典韦,加上其疯狂,嗜血的本性,不怕死的典韦,也根本不去避开的赵云刁钻的枪口,及时疯狂的向赵云的要看砍去。
 
    二人颤抖在一起,一旁无论是幽辽军的将士,还是曹军的将士,都不敢在近处观看,更别说上去帮一把,不是不想,二人的争斗就犹如一个旋风一般,而旋风忠心的二人,赵云犹如一条青龙,而典韦就像一头白虎,两只神兽纠缠不休,四周更是沙尘飞扬,罡风赫赫,旁人只要稍微一靠近,就能感觉到被赵云和典韦二人的内劲打的脸颊生疼,被二人过招卷起的砂砾搞得连眼睛的睁不开,这样的威力,谁也不想死啊,所以两方一看二人相对,便赶紧给二人让出来一块巨大的场地,你们打你们的,我们杀我们的,两方都不当误。
 
    “喝!哈!”典韦不停的嘶吼着,双戟连连挥出,典韦看似憨厚,可是并不是傻,而对于战斗,多年征战的典韦,甚至是还从战斗中总结出了很大的智慧,赵云枪招多变,而自己则是不注重技巧,想要破赵云的枪招,只能靠着自己的天生神力,但是自己毕竟是人,体力是有有限的,每每都要消耗巨大的力量,才能破解开赵云的枪招,而赵云则是用的寸劲,不需要消耗太多,这样下去,时间一长,自己定然会落入下风,就像上次在繁阴城下一般,经过了一战之下的总结,典韦也算是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,很简单,就是猛攻赵云,自己的铁戟比赵云的长枪要短上不少,虽然在马战上有些吃亏,但是自己只要近身,赵云的豪龙胆的实战不出最大的威力,到时候自己在疯狂的猛攻下去,让赵云施展不开拳脚,这是唯一的能够快速解决战斗的方法,但是也有一个最大的弊端,赵云的武技举世无双,只要自己一动,怎么会看不出自己的盘算,明明知道长枪在近身只是的弊端,有怎么会让自己的轻易近距离靠近,所以赵云定然会想尽一切办法,不让典韦让自己距离拉近,这样一来,典韦想要靠近赵云,就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,但是典韦就是这样,本身就靠着自己的勇武,神力,天下间都少有敌手,更加是不怕死,一根筋,认准的就要去干。
 
    看着典韦不要命的疯狂攻击,犹如狂风扫落叶一般,赵云紧忙抖动枪花,将自己防御的密不透风,赵云心里冷哼一声,“哼!想要靠近我!妄想!”说着,赵云策马后退三步,豪龙胆飞速刺出,大吼一声“七探盘蛇枪!”只见一张有枪尖舞动组成的大网向典韦罩了下去,这一招,赵云屡试不爽,无论是夏侯渊,还是夏侯惇,都是败在这一招之下,堪堪落马。
 
    典韦只感觉眼前犹如一条条毒蛇,正在向自己吐着信子,“丝丝!”叫着,只要自己稍微一动,就会立即张开嘴,伸出两颗毒牙向自己咬来,自己好似任何方向都无法拨开毒蛇的攻击,这枪招的调度太刁钻了,自己避无可避,典韦咬牙,心里道“又是这一招!比上一次还要迅猛!不行,自己不能在赵云的正前方与之对战,自己拼死冲出,看能否与赵云贴身一招!”典韦竟然不顾死活,手中双戟急抖,直接就奔着赵云右方杀了过去…………
 
 第二百四十二章
 
    赵云看到典韦根本不顾性命的冲了过来,心里也不禁感叹,时间能有几个这么不要命的人,而自己在曹操麾下确实遇到了几个,夏侯渊,夏侯惇,典韦这样不要性命,就是为了跟自己过招的人,赵云叫了一声道:“好胆!”随即也是毫不留手的想典韦的要刺去,像这样的二人,都是时间一等一等的高手,必需毫不留手,只有有一点的疏忽,那就是非死即惨。
 
    不怕死的典韦,竟然制止的冲到了赵云的身前,但是身上已经被赵云点到了几枪,但是典韦好不变色,虎吼一声“哈!”的一声嚎叫,双腿发力,直接从马上窜身而起,奔着赵云而来,手中双戟高高举起,一招力劈华山,双戟齐齐的向赵云的脑袋砍去。
 
    赵云只看典韦的双戟带着罡风而来,立即手枪,横枪抵挡,“呔!”二人硬生生的碰在了一起。
 
    “呜呜…………”两声马屁的哀鸣声响起,典韦天生神力,双腿狠狠的架住马腹而发力,马屁吃疼,纵然是从骁骑营将士那里抢来的辽东好马,但是也禁不住典韦的巨力,摇晃一下,直接栽倒在地,口中呕吐不止,识马者一样就能看出来,战马的内脏被典韦夹破了。
 
    而另一声哀鸣,当然是赵云胯下的坐骑,典韦大力而来,赵云也必须要用权利抵挡,所以两方力量遍都倾泻在了赵云胯下战马的身上,战马无法承受这么大的力量,前腿折断,倒了下来。
 
    典韦看自己批命一击,竟然也让赵云当了下来,落到地上之后,本想接着再给赵云一击,但是忽然感到身上已经无力再发刚才那样的招式,立即后撤三步,赵云听到了也是感觉到了胯下战马一震,自己便栽了下来,而自己胸口之中也是翻江倒海,赵云赶紧用豪龙胆往地上一直,自己顺利落地,而身边的战马,则是已经栽倒下来,根本站不起来了。
 
    “呼!呼!呼!”赵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 
    二人落在地上互相对视,根本不理睬四周的混战,典韦也是气喘吁吁,一个恍惚,没站稳,单膝跪在了地上,但是仍然勉强的骂道:“哼!狗贼,别看我身上受伤,但是都是皮外伤,你刚才那般的强硬的支撑,身体肯定已经吃不消了!”
 
    赵云也是弯着腰,靠长枪勉强站立,只感觉自己胸口生疼,气力已经不支,双手都已经发麻,心中想着“这个典韦真是神力无敌,自己这一点就没有支撑住!”
 
    随即赵云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哼!废话少说,再战否?”
 
    典韦狠狠一咬牙,怒喝一声“纳命来!”说着,跪在地上的左腿,狠狠一发力,右脚狠狠的踩进了泥土之中,“砰!”的一声,典韦竟然从地上飞起,直扑赵云。
 
    赵云怒吼一声“杀!”豪龙胆狠狠的往地上一埵,想典韦冲去,二人有碰到了一起,四周的士兵,就算是里的很远,都感受到了二人的疯狂,二人的力战,似的四周杀气滚动,一旁不论是幽辽军还是曹军,都感到自己气息被他们二人搅和的乱窜,头脑为之大乱。
 
    一声声的嚎叫,四周的土地被赵云和典韦恶人的厮杀所翻了起来,一时间这地面上仿佛刮起了一股小的龙卷风,席卷着砂砾,石块击出,打在了四周的士兵的身上。
 
    “砰!”二人胶着在一起,根本沙尘的干扰,根本看不清二人的招式,只听一声巨响,二人分开,伴随着两个黑漆漆的东西从沙尘中飞出,一旁的士兵赶紧躲开。
 
    “砰!砰!”两声,只见分出来的两样东西,狠狠的扎在了地上,定睛一看,竟然是一把铁戟,和豪龙胆的半个枪身,在看典韦和赵云,赵云单膝跪地,浑身的战甲已经破败不堪,嘴角溢出了意思献血,而手中,紧紧的握着豪龙胆的枪头,而豪龙胆的枪尖,倒插在了地上,支撑着赵云的身体,赵云才没有倒下。
 
    而再看典韦,也是单膝跪地,但是样子要比赵云狼狈得多,因为要假扮曹操,所以典韦只穿了护身的内甲,没有穿全套的甲胄,所以浑身浴血,都是伤口,幽州已经当啷着,估计是断了,左手也是狠狠的我这自己的另一支铁戟,倒插在地上,同样典韦也在靠着它支撑着自己。
 
    而最主要的,就在二人的豪龙胆枪尖和铁戟的头部都倒插在地上,前方一个深深的痕迹想二人之间的区域眼神是,说明二人是从那边被对方击出,而就在这个深深的痕迹一点一点的向中间延伸,一个面目狰狞的区域伴随着沙尘的消失慢慢显露出来,地皮翻起,地上布满了战斗过的痕迹,枪痕,戟痕,甚至还有深深的脚印在那里,还有着一溜一溜的鲜血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呵呵呵!”典韦轻笑一声,满随好!过瘾,恐怕某平生不会再有这样的大战了!”
 
    随即赵云又轻佻的说道:“虽然你家主公还有家眷都已经离开,但是你们所带出几千曹军精锐,也已经皆丧与此,谁赢谁输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?”
 
    典韦嘴角缓缓溢出了献血,谁都能看出来,典韦伤的要比赵云重,典韦心里也明白,自己输了,最后还是输了,调整气息,典韦要最后拼死一搏,就算是死,也要让赵云重伤残废,以后不能在威胁主公!
 
    “啊…………”一声长啸,典韦又向赵云冲去。
 
 
版权所有:玩家汇娱乐,玩家汇娱乐平台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